月记 April&May

五月病变种病例

最近两个月花了一些时间在情感关系的建立上,有了一些奇怪的感受和体会。从大二以后还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感觉非常生疏和费力。亲密关系中的信赖感似乎非常难以建立。

一个比较直接的体会是无法自如地在礼节和亲密感之间把握尺度。这指的一方面是对自己举止言语的尺度的把控;另一方面,最让我无措的,是对于对方言语举止的感受。在无法充分信赖对方又没有足够的温柔库存时,一些在游离在界限附近的举动和言语让我难受,情绪上非常容易受到影响。

上个月和LX聊天时他说到自己遇到的一个妹子给他的评论,让我觉得就算大家接受的教育水平相仿,任何两个真正有自我意识的人之间想要得到一些法律底线以外的共识几乎都是困难的。当然多样性本身很好,法律以外的规则和观点本就是灰色的。可是一想到这个世界这么大,大家的想法出发点世界观行为准则这么不一样,而要活下去却总是需要一些亲密的关系来维系情感需求,真的会有一些矛盾和困惑。换一句话说,你怎么知道对方的正面回应是出于关心还是嘲讽,微笑背后是温柔还是礼貌。即便都是前者,这样的信赖又能持续到什么时候,个体意识的差异是不是总会耗尽所有温存。

可能更长时间的相熟可以减轻一些这些问题。在巴黎与本科期间共事两年的同学玩耍时,就异常舒服和自在(可能已经被默默吐槽惹蛤蛤蛤可是窝不在意也相信对方不会在意)。又比如和家长交流和对话时,自己也倾向于肆意的姿态,而不会特别小心地顾及家长的感受。

所以尊贵的少年呦,你是怎样开始信赖一个人的呢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