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终总结

可能是一篇流水帐

今年这一年是略微奇妙的一年,说实在也是变数比较多的一年。庆幸的是人生小剧场炫酷而平安,想想还能笑出来。
想要记录的第一件事情是申请和之后的故事。途中贵人帮助无数,自己列了五档的学校,能被最上面的学校录取还是很走运的(好像门槛确实没有想象的高)。暗无天日的文书和等待在年初时已轻微槽过,想起在C楼314一个人通宵的那晚收到offer时的情形,恍如昨日。然而我常常觉得,硕士offer就像再上一个短短的本科,所做的无外乎是转专业和本科的欠账。相比我最佩服的同龄同学们,两年足够产生无法逾越的差别了。想学数学,想做优化,想用逻辑和灵光做出本质一些的工作来。然而想法总被过往局限,数学训练和Coding能力都不是朝夕之功。羡慕那些从一开始就走在长积累道路上的人们。
第二件事情是和电机说再见。窝系虽然给窝带来很多良师益友,然而培养计划直奔电力工程师的单调目标,给窝带来了致命的伤害(别傻了,还不是因为你hold不住电机学)。自申请开始时受种种因素影响决定转行去做更有趣的事起,和电机做个告别成了窝心里的一件大事。选了做电机控制的毕设导师(没错就是知难而上「一开始看错了」),在搬砖中捕捉到需求和新意,提出毕设题目竟然和老师的某想法非常类似,搬砖三月做出了自己和导师都满意的结果。我想这是给我电机系生涯的最好告别。
第三是在欧洲这个陌生的地方生活下来。本科时分别去过欧洲和美国的学校玩耍,或许是打开方式不对,德州(以及被错误代表的美国)被窝深深地嫌弃了。正式来到瑞士上学后,发现自己还是很喜欢欧洲小城的生活氛围的。(合适的距离感和礼貌,有时让窝想起上海)「这或许和泥的感受很不一样」 喜欢七点卡。晚上七点后就可以自由自在地去德国买菜,去琉森看小夜景,去日内瓦拍喷泉(并没有拍过)。有时感觉Mobility真是自由的重要元素,期末时和小伙伴们的阿尔卑斯山自习专列真是棒极了,感觉就算明天挂了科我也还是很高兴(大误)。
(好了 下面窝萌不标数字了)
这学期期末第二门之后有过短暂的迷茫,有时对积累型的课业生出丢丢无力和感慨(很快被各种旅行冲散)。我想自己还是一个有奇怪梦想(好高骛远)的人,虽然生活还有诸多不如意,但希望自己永远永远不要止步不前,永远保留对知识和真理的渴求。即使到了八十岁,也要像十六岁时那样轻安逸,重进取。

希望2016一如既往平安有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